亚洲春色Av无码专区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欢迎收藏

    今天又要加班,嘉鱼不得不感叹自己不走运
    他SP医院做药剂师的工作已经三年,每次晚上的加班都是由他做,理由很简单:其他同事都要回家陪老婆孩子共享天伦之乐,只有他27岁了都还没有女朋友,事业理所当然加班这种事都被推到他身上。
    哎,叹气也没有用拉,最重要的是尽快找个女朋友,然后尽快结婚生孩子,完成他老妈多年来抱孙子的心愿。
    可是说归说,哪有那么容易呢?特别是他这种娃娃脸,想交女朋友也……
    “嘉鱼,又是你加班?”林耀洋推门走进药房。
    “是啊,很可怜吧?”嘉鱼开玩笑的摆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耀洋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其实他们一共也才认识一年,耀洋要比嘉鱼小两岁,就工作的时间来说也是嘉鱼的后辈。
    “你怎么不下班?”
    嘉鱼拿了张椅子给耀洋坐。
    “还不是因为你!我特别和刘医师调值急诊室的班,也可以陪你。”
    耀洋一边说一边拿出装宵夜的袋子。
    一看到有东西吃,嘉鱼马上瞪大了眼睛,口都要流出来了。没办法,谁教他对吃的东西不免疫呢?
    “喂,看你高兴的。”耀洋宠溺的笑了。
    “哇,是蒸饺耶!”
    嘉鱼现在的举动完全失去了27岁男人应有的稳重,象个小猫低头猛吃。
    “你不要那么急,我又没和你抢。”耀洋微笑着看着嘉鱼搞笑的吃相,用柔和的声音轻轻说,“你慢慢吃,吃完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恩……恩……”嘴巴里被塞满的嘉鱼只能用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当然没有注意到,耀洋的眼里有一丝奸笑闪过。
    真是可爱的小兔子。耀洋心里这么想着,眼光却也离不开嘉鱼的身上,他吃东西的样子就好像在品什么山珍海味似的。小嘴里塞满了食物,咬起来发出咕咕的声音。还有他的嘴角粘着一点汤汁,好想把他舔下来。当然耀洋并没有付诸行动,他可不想把花了一整年才骗到陷阱旁的小兔子给吓跑了。
    “恩,吃饱了。”
    嘉鱼满足的舔舔手指,可爱的样子差点让耀洋失去理智。
    “我想要你。”耀洋脱口而出,随后才惊觉自己把准备要说的“我爱你”说成了“我要你”,看来他还是被欲望控制了呀?!这也不能怪他,想想人家可熬了一年哎。
    “你……说什么啊?要?药啊?你病了?”嘉鱼问。
    这话让耀洋差点绝倒:“不是药,是要!”
    “啊?”嘉鱼一时无法反应,一脸的无助与茫然。
    耀洋探出上身覆上了嘉鱼的唇,灵活的舌尖趁嘉鱼还来不及反应就侵入了他的口腔,迅速的攻城掠池。
    “啊,你……”嘉鱼猛的推开耀洋,红着脸捂住嘴。
    “我还没有尝到味道哩。”耀洋恶劣的笑起来。然后用力的把嘉鱼按到墙上。
    “你要干吗?”嘉鱼吓的猛吞口水。
    耀洋挑了一下长长的眉毛,修长的手指不安分的描绘着嘉鱼的小巧唇型。
    “耀洋,你不要开玩笑拉!”嘉鱼战战兢兢的请求。“拜托停手!”
    “不要,我才不是开玩笑!”声音绝对的认真。
    看着耀洋认真而充满欲望的眼神,嘉鱼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的身高是一点也没办法抗拒对方188的巨人体型的。看来我今天要玩完了,呜呜呜呜……不行!我不要!嘉鱼不甘心的抬起拳头抵在耀洋的胸口上,又锤又打:“放开我,放开!”
    耀洋不顾这种没什么杀伤力的反抗,毫不客气的欺身赏钱,夺去了嘉鱼的呼吸。
    “呜——”嘉鱼又一次感到耀洋小蛇样的舌头滑进自己的嘴里,追逐似的缠绕住他无处躲闪的舌尖。
    嘉鱼心里一惊,为了脱身用力的往后仰头,结果“砰”的一声撞到了墙壁。
    “好痛!!”真是撞的头昏眼花。
    “笨蛋!怎么拿头撞墙啊?”耀洋心痛的捧起嘉鱼的头察看。
    “呜——都是……你,你欺负……”一边是痛,一边又是委屈,嘉鱼忍补助泣不成声。
    “我哪里是起伏你,我是喜欢你嘛!”
    耀洋轻柔的揉抚嘉鱼头上被撞红的地方,低头吻干他的泪水。
    “那你……为什么强迫我?……我一点准备,准备也没有……”
    听嘉鱼这样说,耀洋心里一阵的高兴:嘉鱼不是不喜欢他啊。
    “好好好,我不强迫你好不好?”半哄半骗的止住嘉鱼的泪水。开始耀洋看他可怜兮兮的窝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嗓子又开始发干,哎,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嘉鱼……你说你没有准备……那现在总可一了吧?”耀洋小声问。
    嘉鱼一听忙瞪大了眼睛:“不要!我还没有交女朋友结婚呢,如果被你……那个了…………”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耳垂上一阵刺痛,原来是被耀洋的牙齿给咬住了。
    “干吗咬我?”嘉鱼伸手推开了耀洋的脸。
    “不许你交女朋友!如果你要结婚,也只能嫁给我!”耀洋收紧手臂搂住他的腰,象是要宣布对他的占有。
    “嫁给你?”嘉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来放倒在药桌上才如梦初醒:“你,你不是说不强迫我的吗?”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么喜欢你,所以我要证明给你看看,用身体……”
    ………………………………(待下章)
    西药房里的爱与呻吟(药剂师篇)
    2
    “嫁给你?”嘉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来放倒在药桌上才如梦初醒:“你,你不是说不强迫我的吗?”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么喜欢你,所以我要证明给你看看,用身体……”
    有没有搞错啊,嘉鱼眼睁睁的看着耀洋从旁边的药柜上抽出一卷绷带,把他的双手绑在一起,挂在桌角上。
    “你,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嘉鱼喊出了三流肥皂剧的台词。
    耀洋当然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今天急诊室只有我一个人加班……对了,七楼住院部倒是有人,你尽管叫吧,叫好听一点哦!”
    嘉鱼无助的看着耀洋打开他白色制服的扣子,再把里面的衬衣轻轻一剥,他乳白色的线条略显单薄的肩膀和胸口就暴露在空气里了。
    “好可爱……”耀洋低头含住其中一颗粉红色的果实,舌尖轻柔的允舔,而右手也没有忘记另外一边,温柔的指腹慢慢的推挤,让小小的果实绽放成了深色的花朵。
    “讨厌拉……恩……”麻痒的刺痛让嘉鱼忍不住扭动起身体想要逃脱。却马上被耀洋按住了。
    “不要动哦,我可是在忍耐的。”
    听了这种话,嘉鱼才注意到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小腹……难道说那个是…………嘉鱼不敢去想,当然也不敢动了。
    雨点般的吻径直落下,从嘉鱼白皙的脖子,小巧的锁骨和胸口一直蔓延到小腹,嘉鱼的心志甚至开始在这样温柔而狂野的吻里迷失。也顾不上反抗耀洋趁着这个时候把他最后用于遮羞的内裤脱了下来的举动了。
    直到他小巧如香肠的分身落入对方的口中。
    “呜——你,你干什么啊?啊————”
    经验少的可怜的嘉鱼怎么可能经的住耀洋的攻击,很快就慌乱的爆发在他的口中。
    耀洋微微一笑,小心的品尝着带有嘉鱼味道的白色液体,然后一滴不剩的全数吞了下去,还不忘赞叹:“虽然不多,但是很好喝哦~!”
    变态!心里这样想,嘉鱼却没有力气说出来。刚刚发泄完一次可以说是全身无力,他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明明不想,却很舒服…………好丢脸。
    “才一次就这样拉?你都还没有帮我哦。”耀洋说完,就把手指伸向嘉鱼后方的私处。
    “等,等一下!”嘉鱼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慌忙制止:“不要,不行,不可以!”
    “不可以不要哦!已经停不了了。”耀洋恶劣的笑着,用手指指自己早就被膨胀到了极限的分身撑涨的内裤。
    看到这种非人尺寸且季度张扬的东西,嘉鱼更是吓的合不拢嘴。
    这,这个和自己简直是成人和儿童的差别嘛!真的可以进到…………被自己的想像吓到,他马上用力的甩头以保持清醒。
    “要不…………我也帮你用,用口做?……”
    嘉鱼说出了让自己烧红脸的话,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啊!与其被痛死还不如帮他解决掉的好。
    “……好吧!”耀洋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不过,请不要误会,他可没有放过嘉鱼的意思哦。因为反正做完一次还可以再做很多次啊,到时候……嘿嘿嘿……现在难得小兔子那么主动,就成全他吧。
    没有放开嘉鱼手上的束缚,耀洋直接跨坐在嘉鱼的面前,扯掉内裤以后,那个很有精神的东西就“啪”的弹出来,把嘉鱼吓了一大跳,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舔啊。”耀洋在旁边指导。
    嘉鱼职能非常听话的伸出舌尖轻舔它的前端。
    “恩……”手法虽然生涩至极,却也让耀洋一阵颤栗。
    他不满足的把手插进嘉鱼的黑发中,用力把他按进自己的股间。嘉鱼被迫的把那带着男性气味的分身含进嘴里,可是由于耀洋的尺寸实在超常,嘉鱼不仅无法完全含完还被抵住了喉头。这让他感到一阵阵的恶心想吐。
    耀洋体贴的退出一点,好让嘉鱼得以喘息。
    “不要用牙,舌头要慢慢打圈。”耀洋的教导从上方传来,嘉鱼不得不照办,可是感到口中的活物变大了几分以后,又吓的不敢乱动了。
    无法排解的耀洋忍不住抱住嘉鱼的头,然后身体猛的向前挺进,疾速的来回抽插。
    “呜呜——”嘉鱼的咽喉被顶的生疼,眼泪终于忍不住全涌了出来,无法合拢的嘴里溢出来不及吞咽的体液和自己的津液,那些晶莹的液体不断的从他的嘴角一直流到他粉嫩的颈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嘉鱼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却听到耀洋一声沉沉的低吼,同时一股灼热的液体冲进了嘉鱼的口腔,好咸好恶心啊!嘉鱼难过的想马上吐出来,却被耀洋的唇堵住了嘴,咸腥的液体被迫吞入了食道。
    “呜……好痛!”嘉鱼又一次大哭起来。
    “对不起,我太急了。”耀洋安抚似的拍着嘉鱼的背。
    嘉鱼也没有怎么反抗,糊里糊涂的就躺进了耀洋的臂弯,气息也慢慢平稳。
    耀洋微笑的用双手抚摸嘉鱼的身体,然后把他翻了个身,让他半趴在桌子上。
    “你要干吗?”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嘉鱼又警觉起来 。
    耀洋的笑容扩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鱼紧皱的花穴,“这里,我还要这里。”
    …………………………………………………………
    ……………………………………(待下一章)
    西药房里的爱与呻吟
    3
    “你要干吗?”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嘉鱼又警觉起来 。
    耀洋的笑容扩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鱼紧皱的花穴,“这里,我还要这里。”
    “什,什么啊?”嘉鱼气的口吃起来,“刚才不是做了吗?”
    “刚才是用嘴的哦!我想要你的全部嘛!”耀洋眯起眼睛笑的好奸。
    “混蛋!你说话不算的!”
    “我有说过用嘴做了就不要用这里了吗?”耀洋终于不耐和他废话,干脆低笑着把脸埋到嘉鱼两片浑圆的臀瓣里,舌头蠢动着摩擦花穴的入口,然后满意的看到它颤栗的缩起来。
    “你,你不要舔……啊,很脏的呀!”嘉鱼的声音里带着难忍的哭腔。
    “呵……”
    从那里传来耀洋的闷笑声,他终于抬起头来,晶亮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嘉鱼,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脏是吗?我来帮你洗一洗……”他撑着下巴环视四周,很快找到了需要的东西。
    “我就说嘛,这里是药房,肯定有现成的好东西的。”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耀洋的手里已经多了一瓶550ML的甘油。
    “你要干吗?”嘉鱼的脸刷的惨白下来。
    耀洋微微一笑:“不要怕,我不会让你痛的。”
    然后就不紧不慢的将一只大号注射器去掉针头,再把甘油抽进去。不一会儿,淡黄色的液体就充满了整支针桶。
    “来,放松。”耀洋把起码有三指粗的注射器抵在嘉鱼的穴口上,那凉凉的感觉一传达给嘉鱼,他马上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只可惜双手被紧紧的束缚,根本力不从心。
    “不,不要!!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这么做……我,我绝对要你好看!”嘉鱼嘴虽然硬,可是眼睛早就透露出了惊恐的湿润。
    “好啊,我正想看你给的‘好看’呢!”
    说完就缓缓的把注射器插入了前端。
    “啊…………”嘉鱼闷哼了一声。
    由于注射器的外壁也沾有甘油,这种润滑让进入的过程没有想像中的疼痛,可异物感还是让嘉鱼浑身发毛。
    当大半支注射器没入后,嘉鱼又感到直肠内一阵让人寒战的清凉————耀洋居然把注射器里的甘油推进了自己的身体。
    “好凉!!……好,好难过,恩……”嘉鱼无法抵抗,直到耀洋把全部液体注入他的体内,然后抽离。
    “闭紧那里哦!流出来的话就前功尽弃了!”说着耀洋又一次把灌满甘油的注射器插进了嘉鱼的身体。
    “不要了拉!肚子,肚子好涨啊!————”
    嘉鱼此时只有一个感觉,就是肚子里充满了滑腻的液体,在晃荡在流动。
    可是耀洋根本不听他的哀求,只是一直微笑着注射完最后一滴液体。
    他亲吻着嘉鱼的耳廓,声音又低又哑:“好乖好乖,等一下给嘉鱼奖励……”那种色情的语调,害嘉鱼又是一阵情欲暴涨,可是腹部的胀痛感还是不断的提请他现在的处境。
    “不要流出来了,要乖乖的哦…………”
    耳边被不断的重复着这些话,嘉鱼当然不该放松,只能一味的抽泣着缩紧臀部。
    但是很快,甘油的效用就发挥到嘉鱼顶不住的程度了,强烈的排泄欲望让他无所适从的哭叫起来:“我,我不行了拉…………要出来了……”
    耀洋笑着在他脸上吻上一口:“看你那么乖,好吧。”
    然后横抱起他进了药房里间的洗手间,将一丝不挂的嘉鱼放在坐便器上————当然不是正常的坐法,而是让他反着半蹲在上面。
    “为什么……要这样?”这样的姿势让嘉鱼感到羞耻。
    “我可以看的比较清楚啊,你放松就好了。”耀洋状似愉快的把嘉鱼腰部的位置放低。
    这让嘉鱼马上感觉到一种沉重感向下部冲击,忍不住瞬间放松,顿时半透明的液体大量的涌出,随着液体的排除,阵阵快意席卷而来,他的腹内逐渐轻松。
    “恩——”嘉鱼叹息着。然而由于体内的甘油已经排尽,后庭的空虚感却爬升上来。
    耀洋从后面抱住嘉鱼,火热的分身不轻不重的抵上他的小穴入口,那里顿时饥渴的收缩起来。
    耀洋是存心捉弄嘉鱼,在入口徘徊却迟迟不进入。
    “恩……好难过……要……”嘉鱼的意识似乎在排泄完甘油后就离他远去,大脑无法思考的说出自己的真实需要。
    “要什么?”搓揉着嘉鱼胸前的凸起,耀洋成功的激起他更深的情欲。
    “要……要那个。”
    “哪个?”耀洋仍是穷追不舍。
    “……恩,就是耀洋的那个嘛!!”
    “不说清楚我不给你哦!”
    “你…………”嘉鱼憋红了小脸可就是说不出口,只能不听的吐着气:“要……进来……”
    “算了,我这次就放过你,下次一定要说!”
    耀洋也是忍耐到了极限,他把嘉鱼放在洗手台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拉开对方的腿用力侵入,在残余甘油的润滑下无法控制的律动起来。
    “啊————”嘉鱼的叫声并非因为疼痛,而是感觉到了火热的电流样的快感袭遍了全身。身体里的某一点在耀洋的冲撞下发生着奇妙的反应。他下意识扭动腰肢跟随耀洋刚强有力的律动。
    “嘉鱼……看左边……”听到耀洋低哑的声音,嘉鱼反射的就向左边看,却是一副让人喷鼻血的春宫图————皮肤白皙的少年正躺在另一个高大男子的身下,双脚紧紧的环绕对方的腰,眼神迷离的蒙着水雾,身体也因为情欲而发红,有着说不出的靡丽。这,这个人不就是自己吗?嘉鱼被自己的样子吓到了。
    这是洗手台的镜子,镜子里的人是自己和耀洋啊!嘉鱼想到这里,差点没有晕过去。
    耀洋加快了速度,拉回思绪中的嘉鱼。
    “啊……啊…………”意识又模糊起来的嘉鱼,好像听到自己在呻吟。
    啊,好痛!好像全身上下被什么踩过一样。
    嘉鱼张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一张大床上。
    不是在药房值班吗?明明…………
    想起什么来的嘉鱼脸刷的红了。
    “你醒来了?”声音从门口传来,当然是耀洋,“昨晚可能是因为洗手间太冷了,你优点着凉,我帮你请假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嘉鱼的嗓音哑的不象人样。
    “你晕了,我就把你弄回我家……来吃点药。”体贴的把药和水递到嘉鱼面前,耀洋和昨夜判若两人。
    嘉鱼温顺的把药吞下。
    “虽然知道现在说有点晚……但是…………我喜欢你!”耀洋很忽然的表白。
    嘉鱼立刻呆住,傻傻的瞪着耀洋,两人良久没有对白。
    “你……考虑好没有?”耀洋非常小心的问。
    “什么?”
    “你接不接受我?”
    嘉鱼忽然很生气:“你现在还,还有脸问这个问题?”
    “对不起,我是忍不住……”看来是没有希望,耀洋失望的叹气。
    “你说什么啊?事到如今你都把我上了,是不是我说不接受你就拍拍屁股走人啊!!没门儿!”嘉鱼发彪的大叫。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反正你害死我了,以后都要负责任,不然我和你没完没了!!”说完嘉鱼脸都红完了。
    大约过了十秒,耀洋才反应过来,紧紧抱住嘉鱼,说话也是颠三倒四,只能重复‘太好了,太好了“。
    嘉鱼一边反抗一边在心里向他的老妈道歉:对不起啊,老妈,你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有孙子了,儿子不孝拉。不过,这也没办法啊,谁叫他那么喜欢我,我也那个什么(还是说不出那个字)他呢?
    后记
    嘉鱼:我告诉你林耀洋,你再敢给我洗肠小心我给你洗胃!!!
    耀洋”呵呵…………(原来小兔子也有发彪的时候啊,我喜欢,呵呵)
    (完)